渔村状元(下)‧父母栽培创新天地‧林素蓉免冒风险捕鱼

渔村状元(下)‧父母栽培创新天地‧林素蓉免冒风险捕鱼林素蓉生长在典型的渔民家庭,父亲林清江是渔民,几乎每天都会出海捕鱼,家里的大小时事务都则由母亲谢艳莲负责照料。据说,林爸爸在专访前2天出海捕鱼都有大丰收,但听到女儿要接受採访,宁愿不出海,决定在家陪伴女儿接受访问。林爸爸自叹读书不多,加上在家常说潮州话缘故,约有20余年没说华语,自叹华语都生锈了,深怕自己词不达意,因此就由林妈妈谢艳莲畅谈女儿林素蓉的童年。林妈妈说,素蓉从小到大都很文静,不爱说话,但就连学校老师都“投诉”她过于文静。“每次到学校领取成绩时,老师从不对我说女儿的课业出现问题,但就说她太静了。”素蓉有一个姐姐及两个弟弟,林妈妈在4姐弟还小的时候,不论晴天或雨天,就负责载送孩子们上学放学及上补习班。林妈妈说,渔村孩子的童年生活不比社区孩子来得精彩,儿女们每天千篇一律地到学校上课,放学后留在学校参与课外活动,或回家温习功课,直到晚上到补习中心补习。文静只爱课外活动林妈妈感叹,现在的孩子每天都为课业忙碌,都很少娱乐的活动,而素蓉也不例外,平常也不过是骑轿车到处逛逛。“她在家也很少说话,很多时候都在看书,就连电视节目也很少看,只有在学校办活动时,她才比较忙碌。”“素蓉从小就是这幺文静,你问她,她才会说,如果你不问她,她也是静静地。”但妈妈总会担心女儿,因此每当看见女儿读书读到心烦时,林妈妈就会询问女儿是否有心事。“每次看到她读书受到很大压力很辛苦时,我们都会为她感到心疼,我们教育程度不高,就算她把课本放在我面前,我都无法为她解答。”林妈妈说起这番话时,脸上充满无奈。她称渔民家庭比较忙碌,因此女儿也很少向她透露心事。儘管素蓉是个文静的孩子,但她倒也是个贴心的女儿,不时会为妈妈做家务,减轻妈妈的负担。女儿从幼稚园时的成绩就这幺好,会否时常买礼物奖励女儿呢?“我们家里经济不许可,所以都会到外吃一顿好的,当作奖励孩子。她也独立,不会撒娇向我们要礼物。”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儘管林清江自称不谙华语,读书不多,无法擅长表达心中话,但透过旁人翻译,他仍徐徐道出她对女儿的期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脸上充满感慨地说:“再穷,我们也不能穷教育。”林清江为减轻父亲的家计负担,13岁时就随着父亲出海捕鱼,一做就是36年,深深体验渔民在汪洋大海捕鱼的风险及艰苦。“我们捉鱼人很辛苦,每天凌晨就得摸黑出海捕鱼,一直工作至傍晚才回来,有时因风浪关係,还得在海上过夜。每天面对茫茫大海辛苦工作,面对很大风险。”渔民之苦令林清江受够了,他不愿看着孩子步上他的后路,因此他深明“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道理,从小就积极栽培4名孩子,时常勉励孩子要上进读书。“我希望他们以后的生活会更好,不要再像我这样,我真的希望下一代可以改变,只要是她(素蓉)有兴趣的科系,我都会支持她。”他多年来儘力栽培孩子,他了解若要孩子脱离渔民生活,就得靠年少时努力读书,往后的日子才可在社会上立足。因此,他从不要求孩子跟着他出海捕鱼,也从不吩咐他们帮忙鱼寮的事务,他只盼渔民的孩子终有出头天!捕鱼获喜讯当晚办庆祝会谈及女儿考获16A1佳绩时,林清江腼腆地笑笑,心头可是为女儿的成就感到光荣不已!成绩放榜时,林清江还在海上捕鱼,之后回家听到这消息时,他真的很开心,当天晚上就在家里为女儿举办庆祝会,广邀约150名亲朋好友参与,分享喜悦。谈到女儿即将离开家园,独自到外地念书时,林清江及林妈妈脸上挂满不捨,声声透露担心女儿之忧。林清江说,素蓉从小身体比较弱,再加上首次离开家园,难免会比较担心;但夫妇俩始终明白女儿不可能一辈子留在村里,因此儘管担心女儿,他们也会在背后默默支持女儿,只求女儿开心。朋友陪同访问陈再玟获15A11A2林素蓉接受访当天,她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陈再玟、张嫚洁及江家俊都一起凑热闹,陪同她一同接受访问。由于村庄地方不大,素蓉的同学几乎都是从幼稚就同班至中学毕业,因此大家的感情非常要好,也非常了解对方的性格。陈再玟是素蓉的好朋友好同学,他也同样出身在渔民之家,但父亲于多年前去世。两人在中四时已决定报考16科目,成绩出炉时,儘管他无法与素蓉一同迎向16A1的成功,但他也考获15A1及1A2的佳绩。陈再玟在学校的成绩也是数一数二,但他仍谦虚表示,每当在课业上遇到难题时,问素蓉找答案準没错。在旁的素蓉却反驳:“不是这样的,是我问你才对,你很厉害啊!我们这次考得这幺好,全赖有你帮忙温习功课。”素蓉随后对记者说,再玟的功课比她还好,这次考试也是多亏他的协助,而他很乐意教导她功课。两人亦友亦敌的关係非常奇妙,两人互相竞争,但却又同时分享彼此读书心得;儘管两人的成绩出炉后不一,但却彼此之间却没有憎恨,还会互相道谢,不禁令人佩服两名少年宽阔心胸的气魄。姐妹淘成绩不差爱到海边抓螃蟹张嫚洁是从小就是素蓉的“姐妹淘”之一,对她的喜好很熟悉。嫚洁在这次会考中也获得8A1的成绩。“素蓉很文静,不爱说话,性格比价内向,但她却有一双巧手,很有画画天份,她画的画都很漂亮。”张嫚洁说,素蓉从小到大的成绩都是前三甲,也是画画比赛的常胜军。素蓉与嫚洁聊着聊着,就谈起小学温习功课后,都会到屋前的海滩捉小螃蟹,两人直认这是她们儿时最爱的玩意。“我们会到对方的家一起温习功课,每当读得烦闷时,我们就会剪一条长长的鱼线,在尾端繫上塑胶袋,站在较高的鱼寮上,就好像钓鱼般把鱼线抛向海滩,‘吸引’小螃蟹上钩。”素蓉与好友之间牢坚固的友情在此次访谈中表露无遗,但他们始终得为各自前程及梦想前进。离别在际,他们毕业前製作了一本精緻的纪念册,记载校园内点滴,好让大家一起记得这段充满甜酸苦辣的读书日子。学校家长应合作师生关係如好友採访当天,素蓉与好友在记者要求下,重返校园进行拍摄;记者也因此有幸得以採访到素蓉的导师。这名不愿姓名上报的导师指着正进行拍摄的素蓉及其好友说,“他们都很自律,都是令老师很放心的一群好学生。”据老师指出,他们除成绩标青外,办活动也很在行,策划各项精彩的活动都获得拨款,很愿意为学校付出贡献。她说,适耕庄地方不大,娱乐休闲场所也不比市区来得多,而学校就变成他们常常聚集的地点。由于学生大部份时间都留在校内,因此师生之间的关係很好,相处方式像朋友。“学生若有问题,自然地就会向老师们寻找答案,因此这样的学习方式比较容易吸收,进度更快。”这名老师认为,学术成绩固然重要,但校方也不会忽略培养学生的性格,因此在与学生交流期间,他们也会引导学生思想,栽培他们有独立及创意思考。适耕庄内的学生父母大多从事渔业或农业,当中有者每天努力工作,勉励孩子也勤奋唸书。“但不是所有父母都抱着如此心态,有些学生成绩一落千丈,但父母却不理会,就任由孩子忽略学业。”她祝福素蓉这批学生在未来的日子里能顺利梦想成真,为自己的生活添加色彩。/副刊‧报导:叶珮盈‧200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