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le风云(3) 7月还没过 传中嘉不卖旺中

Cable风云(3) 7月还没过 传中嘉不卖旺中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主委苏蘅日前表示,7月底前将就旺中宽频併购中嘉有线做出审议。同时间,业界也盛传,对于併购案一直没过,中嘉股东已经不耐烦,7月底前再没通过,将另寻其他买主,不再卖给旺旺中时集团了。

也是因为这样的巧合,让外界对于先前认为主委任内不会通过旺中案的苏蘅,突然说出7月底前将审查完旺中案,平添许多想像。

旺中宽频併购案审议1年多,引发多方臆测;去年,就传出旺中与私募基金安博凯签约时,有「百年条款」,也就是在2011(民国100年)底未能完成交易,旺中就必须赔偿中嘉一笔多达十多亿元费用。不过,随着审议过程拖延,期限延到今年7月底左右。

旺中不愿评论

业界盛传如果案子再不过,中嘉就不卖给旺中,也将另寻买主。对此,旺中特助赵育培接受查证时表示,相关合约事务不便透露。

其实,整体而言,此一併购案透明度相当不足。举例来说,去年苏蘅在立法院备询时,对于併购案的交易数额就曾说错;而当立委向其质询是否有所谓「百年条款」时,她也答覆并不清楚。而旺中的态度也是,如果NCC没来要求,他们也未必会将进一步的交易细节向官方报告。

这就造成了质疑这笔併购案的那一方,处于先天上资讯不足的困境;如果引述的数据有错,还可能被业者强力反驳。

官方消极 质疑者无法获得充分资讯

其实,NCC这样消极地将资讯提供给公民社会,只是反映出台湾官场的普遍文化。不管是环保署的环评会议,还是政府的其他公听会,质疑的一方其实都处于资讯弱势,一不小心还可能像中兴环工系教授庄秉洁面临大财团告上法院的命运。

监委程仁宏在2010年纠正NCC长期坐视费率制度日趋恶质化时就曾批评,NCC财务专业能力严重不足,未能详细验证有线电视系统经营者所提供财务资料之可靠性及可信度。

高槓桿财务操作

国内有线电视相关资讯不仅透明度不足,同时,也陷入财团以高槓桿财务操作的危机。监察院另于2011年9月13日曾纠正指出,台湾3大有线电视系统经营者4年前由安博凯、美商凯雷与澳洲麦格理等外资机构,透过高度融资槓桿买下,4年后中嘉与凯擘再度传出易手,售价从原本4百亿元,暴涨至6百亿元,短期即获利2百亿元。但询问NCC后表示,业者所缴税金仅2亿元左右;租税公平及合理性令人质疑。

报告还指出,「私募基金藉高度财务槓桿操作,收购国内有线电视与金融机构后,非但怠于遵循政府电视数位化之政策执行,影响有线电视产业发展,并伤及整体金融秩序与安全,严重冲击我国金融生态」。

举例来说,凯雷在2006年以476亿元买下凯擘有线系统,到了2011年蔡明忠的大富再以650亿元併购凯雷,等于每收视户拉到5.56万元的价码。

而中嘉的交易更是天价。根据中研院研究员施俊吉提供的资料,中嘉(110万收视户)于2006年被私募基金安博凯(MBK)以517亿併购;2012年旺中再以762亿元併购中嘉(118万户),等于6年获利达47%。如果以私募基金自有资金仅2成5来计算,6年下来获利达188%。每一收视户价格6年内也从4.7万元涨到6.45万元。

私募基金或这些大财团为什幺敢从事这样大规模的金钱操作,主要在于现金收入稳定加上银行团愿意授权贷款。

只要有政商关係 7年可以赚5百亿

施俊吉认为,「没钱没关係,只要有政商关係,只要有银行团愿意贷款就能在7年内赚进500亿」。

他以旺中併购案总金额为762亿元,贷款条件:贷款总额570亿元、期限7年、利率3.5%,并将中嘉11家系统台的股份全部设质给银行做为担保来计算:每年的收视费收入78亿元,贷款本息负担63.3亿元,有线电视订户所缴纳的收视费中,有81.25%被旺中集团拿去偿付此一融资併购案的本金与利息。到了第6年底,所贷余额仅为285亿元。

如果往后旺中再以原价762亿元将中嘉脱手,扣除285亿元剩余贷款及192亿元自有资金,等于获利285亿元。以其自有基金计算获利达148%。这还不算入,如果旺中是以更高价格卖出的获利呢!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私募基金或旺中集团,基本上都透过多层次投资方式将资金在海外绕了一圈。而这些公司他们投资的主要来源,也是银行贷款,并将购併的公司股票质押借钱。投资标的物如果几年后上涨,他们卖掉获利了结;但如果赔钱,就把不值钱的股票留给银行;加上资金转来转去,即便事后银行、司法机构有查出背信、图利特定股东情事,也追查不到他们身上。

旺中其实也算外资

旺旺中时集团总裁蔡衍明底下的媒体中国时报曾替蔡辩护说,旺中买下中嘉,等于从外国人手中买回台湾的有线电视。只不过,这样讲未必对。因为,从整个资金来龙去脉来看,蔡衍明也是以海外公司来投资旺中的。

台大经济系教授郑秀玲就曾指出,旺旺投资佔51%的旺中资金其实是:蔡衍明100%拥有的Hot Kid Holdings Limited投资英属维京群岛商Pure Investment Global corp.,再转投资「一定旺」,在投资「旺旺宽频」后,再出资拥有旺旺中时集团51%股票的。

虽然旺中曾辩护,之所以这样多层次投资是因为资金调度所致。不过,越複杂的资金管道,无可厚非也将平添企业经营的成本,并造成资金追蹤的困难。

不应轻忽有线电视併购泡沫化危机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年在财团炒作下,每一户有线电视的併购价格已从十几年前的2、3万元拉到6.45万元。在初步估计,从每户至少一半左右收视费用要缴给频道商,加上部分线路维修费支出,厂商实际的现金流入其实已经逼近房地产「房价/租金比」泡沫化的界线。

换句话说,如果这些财团併购有线电视的理由,是看在未来收视户单价还会持续上涨的预测上,但又因为资金不足,不愿意投入数位化工程,促使收视户价格可以实质提升。随着收视费用不太可能调升情形下,台湾有线电视併购泡沫化的可能是会越来越高的。一旦真的发生,到时受伤最大的将是这些贷款给併购者的银行,以及广大的收视户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