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中国野心与美国战略意志硬碰硬的第一战线

南海:中国野心与美国战略意志硬碰硬的第一战线

未来的某一天,可能有两艘渔船从菲律宾吕宋岛出发,向西开往大海。它们将把航线定向一个珊瑚礁,它的名字即来自它们出发的港湾巴约‧狄‧马辛洛克(Bajo de Masingloc)。过去三百年,这个岛礁有过许多不同的名字。西班牙人称它为马罗纳礁(Maroona Shoal),英国人称它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华民国称它为民主礁,共产中国将它改名为黄岩岛,而最近菲律宾民族主义者给它取了一个并不贴切的名字帕纳塔格礁(Panatag Shoal),意即宁静礁(Tranquil Shoal)。当他们抵达时,一行人看不到什幺东西:只有从四千公尺底下的海床冒出来的一座山的峰顶。茫茫南中国海中孑然独立的一块岩尖。

如果它再矮个三公尺,除了对过往船只构成危险之外,它就不值一哂了。但是即便是高潮时,几块岩块露出水面,每块大小只够有人站在上头。由于岛屿的正式定义是「自然形成的一片陆地,被水面包围,在高潮时高于水面」,区区这几公尺可就大大有学问。受承认拥有一个岛屿,主人就对海洋、四周的鱼,以及海床之下或许出现的矿物拥有权利。近年来,拥有它更有其他意义。对某些国家而言,得之则荣、失之则辱,是大国或龙套地位之别。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未来的这一天,两艘渔船试图前往这个岛礁。

在假设性的这一天,船上载着挥舞国旗的菲律宾人:国会议员、退役军官和资深的街头运动者。在夜色掩护下,他们企图溜过一艘中国海警局(China Coast Guard)的船:它守在这儿就是为了防止有心人士擅闯。它们差一点达阵成功。中国海警船正在岛礁的另一端巡逻时,它们硬闯潟湖入口。这是相当危险的举动。入口有三百五十公尺宽,但是潮水、海浪几乎把渔船推去碰暗礁。就在他们接近岛礁时,他们听到一声枪响,灯火突然大亮。一艘小船快速向它们趋近,有人透过扩声器以英语喊出警告:「这里自古以来即是中国领土。请立刻离开。否则我们将被迫採取行动。」但是菲律宾人继续往前冲:他们已几乎进入潟湖。另一声警告:「如果你们不立刻离开,我们将採取武装行动。请立刻下令船只掉头。」第一艘渔船只距潟湖入口十公尺,中方又开了一枪。这一次它不是照明弹。子弹打在水面上。

菲方渔船上的军人要求船长继续向前冲。他们有过枪林弹雨的经验,可不害怕。他们已经走了这幺远,现在可不能退却了。他们将在这块菲律宾领土插上国旗。另一排枪弹扫射到甲板上。一名船员当场毙命;一位国会议员肩胛中弹,另两名积极分子受了重伤。但是船只已冲进潟湖──军人掏出武器、还以颜色。中方快艇退走,但是母船现在挡住潟湖唯一出口。菲律宾船只已弹痕累累,众人十分惊慌。一方面对伤者施以急救,国会助理也忙着用卫星电话求救。他们立刻连线接受气喘吁吁的电视新闻主播现场即时访问。马尼拉方面,群众围聚在国防部和中国领事馆外头,要求当局要有所行动。北京方面,另一批群众向菲律宾大使馆丢掷石头,网路战争爆发,网站遭骇。人人都要求要有所行动。中国政府拒绝准许菲律宾渔船离开潟湖,声称它们非法擅闯中国领土,必须依法处理。菲律宾政府要求中方释放渔船及船上一切人员,并且派它最大的军舰戈里格里欧‧狄尔‧皮拉号(BRP GregoriodelPilar)驰往现场。

中方不肯退让,因此戈里格里欧号开火警告。没有反应。菲律宾海军特种部队登上中国船只,双方在舰桥上斗殴,有人开了催泪瓦斯,枪声大作。接下来,两架中国喷射机试图扫射戈里格里欧号。它们没有命中,但是这是最后一根稻草:菲方特种部队退走,戈里格里欧号砲打中国船只,打中它的船尾。中方船只仓皇退走,菲律宾积极分子退出潟湖,被移到戈里格里欧号上施救。北京岂能容忍此一挑衅行径。在全世界一片力促冷静、要求节制的声浪中,中方一支特遣部队从海南岛三亚的南海舰队总部出海。

海上保险费率大涨,货柜轮取消航班,民航机改道飞行,半导体供应链断了,「及时物流网」(just-in-time logistical network)开始瓦解。渔民停止捕鱼、巿场架上空了、城市工人买不到食物、积极分子怒火上升、石油价格飞涨、政客喧嚣叫骂、警告愈加严峻;但是情势丝毫不见缓和。中国军队是在南沙群岛最北的北子岛(Parola)──位于黄岩岛西方约数百公里──登陆。菲律宾薄弱的守军只能象徵性的稍做抵抗。但是三公里之外,据守南子岛(Dao Song Tu Tay)的越南军队,武装较为精良,将中方的举动视为攸关生死的重大威胁。他们以大砲及岸基飞弹攻打中国舰队。双方都召来空军助阵。

战斗蔓延到南沙群岛所有其他岛屿──各国在这片大洋的许多岛礁、沙洲都纷纷派兵抢滩登陆。华府重申海洋自由攸关美国国家重大利益。它调派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本地区;其他国家派出象徵性船舰加入,以示国际决心。中、美船舰的对峙变得日益紧张:海上发生擦撞、潜水艇在水面下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日本军舰奉令护送运油轮船。福岛(Fukushima)核电厂事件之后,日本的发电业需要每六小时有一艘油轮抵达,才能维持稳定供电。印度政府表示愿意援助其战略伙伴越南,导致赌注越益攀升。接下来,德里有人决定,时机成熟,可藉以收复喜马拉雅山脉一些失土⋯⋯

以上所述只是一份剧本,而且即使我写到这里,仍有许多善心人士用心良苦想方设法防止它发生。但是也有一些力量在推动亚洲向反方向发展。经济竞争、超级大国逻辑和民粹的民族主义都在增进冲突的机会。南海是中国的野心与美国的战略意志硬碰硬的第一战线。数十个其他角色,从中型国家到小政客,也想伺机从冲撞之中谋求好处。各方皆在评估利益,不断组建同盟关係:战略伙伴、共同防御条约──种种承诺网络把世界与这个区域的未来结合在一起。如果有人开了一枪、杀了大公爵,世局会如何演变?

◎本文摘自《南海:21世纪的亚洲火药库与中国称霸的第一步?》

南海危机一触即发,台湾该如何因应?
主讲人:林郁方(立法委员)、宋燕辉(中研院欧美所研究员)
主持人:阎纪宇(风传媒副总编辑兼国际编译中心主任)
时间:2015/06/18(四) 19:30-21:00
地点:台北国际艺术村二楼游艺厅(台北市北平东路7号)
报名讲座!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Official U.S. Navy Page

《南海》 from Readmoo电子书